位置:聚星娱乐 > 聚星娱乐登陆 >

6岁前识字量3000小学生享受今天博士生待遇——古

时间:2019-01-25来源:聚星娱乐 作者:admin

  原标题:6岁前识字量3000,小学生享受今天博士生待遇——古代教学法颠覆你的想象! 洞见

  你知道古代6岁的孩子就能做到自由阅读、12岁识字量就达到10000,超过现在的教授吗?你是否以为传统的古代教学法就是死记硬背?你是否奇怪为什么古人能够背诵大量经典,而我们几首诗都背不了?

  《当代教育家》直接对话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徐健顺老师,为您揭秘中国古代的识字法以及颠覆你的想象的古代教学法,用国学重构中小学教育。

  徐健顺,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,著名吟诵专家,中华吟诵学会秘书长。倾心投身到传统文化、国学,特别是中华吟诵的采录、整理、研究与推广当中。

  徐健顺:传统文化教育一定是用中国文化的方法做的。今天的问题是,第一不懂传统文化,第二不知道该怎么教传统文化。教育方法是西方的,或者没有方法,后者的比例还要大。不知道谁发明出来,到西方找一圈,在中国古代找一圈,都没有这东西。

  徐健顺:可以肯定地说,识字是在蒙学阶段完成的。个别地方没有蒙学,另当别论。上学馆的前两年左右,小孩子的识字量达到自由阅读水平,然后才可以上学。不识字不能上学的,学馆没有识字课。

  《当代教育家》:一般是在家里学吗?现在好像整个小学阶段的识字量要求只有2000多。

  徐健顺:对,3岁之前,母亲一般都要教孩子蒙学教材。相当于小学的学馆招生有个条件,识字量过3000。蒙学阶段主要做两件事:一是学会基本生活能力,孩子要学会自理;另一件事是学会基本学习能力,包括识字量、学习方法。要学会自学,向人请教,怎么温书、预习,一整套自我管理。

  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千字文》加起来是2500个不一样的字,还有些童谣等等,蒙学的识字肯定过3000。

  所以,古代6岁的孩子具备看书的能力,达到自由阅读的水平。到学馆后,识字量从3000要扩展到10000字,这就是古代小学毕业生12岁的识字量,超过现在的教授绝对没问题。而按我们现在的教材要求,初二学生的识字量也才3000多。

  《当代教育家》:现在一种很主流的教育理论认为,孩子的认字不能太早。最好7岁以后。为什么古人那么早?

  徐健顺:“认字不能过早”这个理论来自西方。许多人认为儿童过早识字不行,因为识字是理性的。但认同这种观点的人忘了一件事:西方是拼音文字,是理性文字,中国的象形文字是感性文字!香港中文大学38个教授花了3年多研究的一个项目,就是学习中文和英文的大脑神经对比研究。他们发现,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,学中文和学英文都是两种不同的活动,学中文是感性活动,学英文是理性活动。

  徐健顺:因为他读古书,是通过训诂来学成套汉字,一串一串地识字,迅速扩展起来。识汉字不能靠死记硬背,得按照它本来的结构去学,就很简单了。

  3岁之前孩子完全没有字的概念,我们做吟诵采录,采访过好多老先生,都说:“到了蒙馆,拿书一看,这是妈妈教的歌。”原来不知道什么,但妈妈、姥姥已教了各种童谣、蒙学读物。吟诵是第一步,好处是它把声音拖长,比如“床”字的发音是橄榄形的,声母、韵母、声调很清楚。这时候有了字的概念。

  第二步便是指读,把声音和字扣到一起。我小孩快3岁,仍然过不了这一关。通过指读,孩子们慢慢把字的概念固定住。然后开始整体读,再向前推进。通过这种方式,孩子们3分半钟可以唱完500字左右的百家姓,8分钟以内可以唱完千字文。

  识字到了第三步要靠兴趣重复。只要让孩子有兴趣再看一眼同样的字,你就赢了。打扑克,看漫画书,打游戏,认字卡……都行,你想吧。古代比较朴素的做法就是吟诵、唱歌。经过重复记得更牢。

  第四步是上学馆。孩子有了3000字以上的基础识字量,就开始学音韵训诂等小学内容,比如:怎么查工具书,然后通过训诂的方式开始成串学字。这样识字量就上来了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他从“三百千”这种蒙学读物向前走一步,会开始进入诗。首先是古体诗,尤其是《诗经》,还有诗韵类的启蒙读物。进入诗韵后开始学对对子,然后学作诗,学骈文,最后到学古文、读经。几年中,孩子识字一是通过训诂,一是通过阅读。古代一个普通文人识字量一定过万。

  《当代教育家》:我们知道孔子讲究“因材施教”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”等等。从方法上来说,古代的先生们具体怎么教?

  徐健顺:这一点可能也会颠覆很多人的成见,古人主要是一对一来教,享受比今天博士生还高的待遇。不是说一个老师教一个孩子,是老师针对每个人的教案、教学目的、教学方法、教材、考察方式都不一样。

  古代的班额10到20人。今天的小班,学生人数也是10到15之间。只是今天分科,古代不分科。很多古代教育方法可以恢复和借鉴,即使在分科状态下,也可以尝试把班变小。

  徐健顺:还有更多今天没有的优点。比如,现在多是横向编班,一般大小的孩子,竞争关系很强烈。以前是纵向编班,混龄上学,这对班风的形成很有好处,兄友弟恭,师兄带师弟师妹,能激励师兄学习,还能形成“悌”的关系。纵向编班形成后,老师的工作时间会大大降低,学生的学习效率却大大提高,所以做教育不能只做一件,要做整体。纵向编班和自学为主结合到一起,就发挥作用了。

  2017年7月29日,第11届“新经典”大讲坛——“新经典诵读日”,徐健顺老师将再度来到“新经典”的讲坛,与您共话:如何用新吟诵助推小学语文教学问题。

  将由纽约大学教育戏剧专业的博士、教授以及台湾教育戏剧专家进行精细化培训。

  新高考方案高度强调传统文化和经典诵读。本次培训将聚焦传统文化与小学语文教学的融合。

  教育部发布的新高考方案高度强调阅读。得阅读者得天下。本次培训将介绍各类阅读创新经验。

  常丽华:全国著名小学语文老师,被誉为“中国雷夫”,“全 课程”主要设计专家之一,全国“推动读书十大人物”

  周其星:深圳实验学校课程设计师,全国“推动读书 十大人物”,第二届“全人教育奖”提名奖获得者

  李虹霞:著名特级教师,任职于北京市中关村三小, “小语统合教学法”创始人

  安德鲁·盖恩斯:纽约大学教育戏剧博士、客座教 授,拥有丰富的课程研发经验和培训经验

  乔纳森·琼斯:纽约大学教育戏剧博士、客座教授,参与美国中小学戏剧教育大纲制度

  梅 根·克 罗 斯 比:纽 约大学教育戏剧硕士,英国 Glasgow大学剧本创作和舞蹈双硕士。现任美国小学 戏剧课及舞蹈课老师

  张黎明:台湾教育戏剧专家、北京培德书院副院长,台湾中兴大学、逢甲大学中文系课程委员

  曾国俊:台湾道禾教育基金会会长,北京培德书院创办 人,著名传统文化教育大师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